破瓦片

乱七八糟。

民国)好姑娘养成三

她裹紧身上丝绸肩披努力用显而易见的不耐将眼底的恐惧硬生生给压了下去,虽说被洋人蚕食的十里洋场里最不缺的就是死人这种戏码,但如此直愣愣在自个眼前炸开还是第一次。一死一伤,还都算得上是什么社会名流,于是连换件衣服的空都捞不着,便被宪兵团的人匆急粗暴地押到了这儿。

等待的滋味儿最难以忍受,薛南玖被拉进去审了一夜,而自己必须在这儿候着记录证词。她有些烦躁,想从手包里取支烟压压心头烦躁,却发现走的匆忙以至于手包都不知道被自己随手丢在了哪儿,还是上次那海客精心备了送的现在想想还有些可惜。没有烟草帮助稳定情绪她只能靠人类最原始的本能——思考来平复心情弄清楚当前局势。

沈西戎的死就在那一瞬间,那时他大抵是刚从哪个温柔脂粉乡脱身神气十足地欢迎各位来宾,到了地底下也不枉做个风流鬼;不过也正因他这一手替那杆枪的主人铺好了退路还亲自送人走了,全场人的注意可是毫不吝惜地都给了这位大寿星。薛南玖的情儿身份也是放在台面上板板整整的事实,怨不得事儿一出脏水嫌疑尽往着她身上泼,何况前几日里耳边也有些蜚语道这薛姐姐可不是简单人。她当时只蹙了蹙眉也没怎么放心上,在这百乐门混的有几个是真真不沾染那政党气息?若细究起来她王七怕是和共党还有些联系。她只记得五年前她一身潦倒来到百乐门时是薛南玖做主将她留下,教她探戈教她敬酒教她如何在这花花世界里活下去——这便够了。

想到了里她不禁被自个这股子状似豪爽给逗乐了,不过是做人若不再记着个得到过的恩情怕是负了一世为人,噗嗤笑出了声毫无意外收到了恶狠狠的警告眼神,撇撇嘴向那人甩了个满满嘲讽的眼神。也正是这时传来了吱吱扭扭的刺耳声,审讯室的门开了,走出来的薛南玖神色有些恹恹但眼底从容仍在看来是没出什么岔子。上前几步握住她皓腕比起自己温热手心是有几分冰冷

:南玖姐,怎么样?

评论(2)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