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瓦片

乱七八糟。

独白

神旨
白昼悄然退下,黑夜的裙摆旋开了妖冶的花。
马鞭停止挥舞,盛宴穿透过玻璃窗金碧辉煌。
半开半掩的宫门所刻浮雕栩栩如生,鱼贯而入的侍者升起厚重帷幕纱帐。
贵妇手中折扇上嵌宝石熠熠生辉,高脚杯中红酒折射堡顶吊灯投下的透明光芒。
缎面高跟鞋镶着金刚钻的鞋跟与大理石地砖敲击响声清脆,精致的妆容勾画出粉饰假面像一张张浮华骄奢的笑靥。
你静伫一侧,一片觥筹交错中尤显格格不入:
你将所有光怪陆离尽映眼帘,深邃无底;
你将所有醉生梦死收入耳廓,波澜不惊。
油画上的蓬巴杜夫人慵懒斜倚金线软垫,那贞德的骨灰却在战火纷飞中于塞纳河永远沉眠;
谁高声谩骂着这大逆不道的第九交响曲,又是谁在震耳欲聋的欢呼声中热泪盈眶喃喃自语。
既是这般,便请你转身,将一切浮光掠影抛之于后;
既是这般,便请你沉默,将一切声嘶力竭掩于心中;
既是这般,便请你昂首,将一切讥诮怜悯深藏收敛。
“ 神的旨意是永恒。 ”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