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瓦片

乱七八糟。

不知道姓赵还是姓周的一个神棍

(她裹着一身鸽灰色的袍,红线束发乌丝松垮。乌黑桌上是未拆封的酒坛,双手捧握的是白瓷茶盏。她唇边噙了一丝若有若无的笑,两眉斜飞入鬓,眼尾上挑,正饶有兴味打窗棂朝外望去。只见天际沉沉,晦暗不明,空气里糅进了潮气腥气,被几阵邪凤卷挟了,直直往人面上扑去。)
:也不知是谁今日遭上这番劫——
(她搁下茶盏,白皙指尖叩了叩桌面,懒洋洋的调子拉得长长的,曼声道)
瞧瞧,惊得这天地,为之一哭。

评论

热度(4)